土豆··

原创狗,感谢点推荐的各位~

【大陆缘记】墨伊无差相性100问

  • 看了一眼,2014年6月2日建的文件,竟然,2018年才写完,这个手速也是没谁了……

  • 其实是最近改吐了才觉得早发早完事儿所以就发出来了,可能以后还会改动,lofter编辑功能真好用诶嘿~

  • 没有正文就搞出100问估计也就自己爽爽了,一些地方贴了链接方便感兴趣的小可爱想读,虽然我觉得依旧可能读完是懵逼的。

  • 有时间整理一下之前写的设定,真的是边写边忘,还没存档,万一哪天lofter一抽我就完蛋了。

  • 许墨跟恋与制作人里的人物名字重了我也很绝望,果然手速慢要不得……起这个名字主要是他们家兄弟四个叫许毫(挥之)、许墨(研之)、许宣、许砚(笔墨纸砚,后两个的字还没想好,也可能是想好了忘了),他家设定是靠符咒著名的,许当时是挑的炎帝后代的姓之一,虽然这个世界观跟炎帝根本没有关系,但当时中二恩。


1、请问您的名字?

伊:伊泽尔·S·泷泽克利斯

墨:许墨,字研之

 

2、年龄是?

伊:340。

墨:430。

 

3、性别是?

豆:男。

 

4、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墨:做事比较求稳,不太会说笑,可能有些无趣。

伊:比较随性,不太容易相信别人。

 

5、对方的性格?

伊:很可靠,喜欢把很多事情当成自己的责任。

墨:挺潇洒的,不同的人用不同方式面对,很擅长跟别人交流。

豆:在研之面前小伊是怎样的呢?

墨:比较闲散随意吧,有时会有些孩子气(笑)。

豆:哦,孩子气?

墨(笑):恩,总喜欢闹我。

 

6、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伊:108年前在公会。

墨:恩,我是带他的前辈。

 

7、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墨:第一印象是他的简历,当时青让我在几个麻烦的里挑一个带,他的简历很正常,但既然被青挑出来了,看起来正常才有问题,所以我就把这个最麻烦的领走了。我自认还是比较擅于看人的,但见了他之后却根本看不透,青的直觉实在厉害。我当时还警告他来着(笑)。

伊(笑):恩,见面就给我下马威。虽说妖族直觉本来就灵敏,但也没见过像会长这么过分的。要把简历写得滴水不漏我也是花了点儿功夫的。

墨:我可不信伪装一个正常的简历能花你多长时间。

伊:会长的直觉又不是什么秘密,我当然也考虑到了,所以遣词造句调整了很久,但还是被一眼看出,真是……

墨:其实你随手一编的效果可能更好些,纠结的越多对直觉型来说更容易察觉。

伊:得了吧,要是我随便一编你们会看不出来?

墨:那样我们对你的警觉性会低些(笑)。

伊(撇嘴):连伪装都不会你们根本不会通过吧。

墨(笑):那倒是。

伊(伸出手去拧墨)

 

8、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墨:这个说不清楚,方方面面都有吧。

伊:互相了解一些之后觉得他虽然有些麻烦的原则,但是对朋友真的是两肋插刀,有这样的人在身边很安心。

墨:有这么聪明的孩子做搭档实在挺省心的,而且我们也合得来。我原来是把他当兄弟的,所以后来察觉到有心思自己都吓了一跳。

伊:恩,吓得直接消失了小半年。

墨(叹气):那不是想拉开些距离冷静一下么,本来估计那个任务也就几个月的事,结果出问题了拖了很久,回来才知道你一直没跟别人组队。

伊:自己做任务也没什么麻烦的,好不容易有个能少防备一些的人,就没有必要找个得装模作样应付的新搭档了。再者会长也希望你能有个固定搭档相互照应,不想让你有借口再去带新人。

豆:研之你之前也带过不少人,小伊是哪里戳中了你呢?

墨:比较早的时候是还没走出蓝的死,那时候比较独,没心思去跟别人交流,后来是因为……不知为何青总给我塞女孩子带,可能是觉得女性会比较容易走进我心里吧,但我也的确没准备好开始下一段恋情,所以多少对她们刻意避嫌了。带伊的时候我差不多也收拾好心情了,和他相处也的确比较愉快,所以也就亲近了些,实在是没想到会在一起。

 

9、讨厌对方哪一点?

伊:没有。

墨:恩,没有到讨厌这种程度的。

豆(坏笑):那就是有没到这种程度的?

墨:……

豆:嘿嘿嘿先别说待会儿再答~

 

10、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

墨:相处很轻松,做事也很有默契。

伊:恩,挺合拍的,应该算不错。

 

11、您怎么称呼对方?

墨:出任务的时候叫白,私下叫伊。

伊:出任务的时候叫黑,私下叫墨。

豆:总觉得你们这个叫法不太对,伊泽尔这个名字的小名应该不是叫伊吧?虽然我也被带偏了……研之的话平辈应该叫研之吧?

伊:小名只有长辈会叫,而且成年之后一般也不会在外人面前叫了,虽然我的长辈都挺喜欢这么做的(无奈)。他的字刚开始我不知道,叫名叫习惯了,而且名字这种东西别人知道的越少越好,知道的越多越容易被下咒。

豆:对名字下咒只有姓名不可以吗?

墨:诅咒中的全名指的是所有自己认同的称呼,有的人对自己的姓名认同度低,另有其他称呼,姓名对他们的影响就不大。对我们族来说姓传自家族,名来自父母,字是自己起的,大多数人对字的认同度更高,所以只暴露姓名问题不大。像我这种字是为了迎合名和辈分起的的人对名和字的认同度其实都不高,我认同度高的是自己起的号,就不方便透露了。我出门在外很少告诉别人我的字,那样如果有人觉得我认同的是字查到了我的字想咒我也不会有事,还会被我感应到。

豆:原来如此。

 

12、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伊:这样挺好。

墨:恩。

 

13、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墨:鸟,他身上有一种自由的感觉。

伊:黑豹。

墨:……你这是直接偷懒用魂像么?

伊:恩……就是感觉像,你不也是?

墨:至少我解释了。

伊:……身材好?

豆:这也行?话说伊你的魂像真的是鸟吗?

伊:白化的招风,算是鸟吧。

墨:记得是神级魂像?

伊:也不算,鸟类神级魂像极品为凤凰,到招风已经传了两代了,严格来说不是神级。不过现在招风虽然少,力量却没有没落,有心修炼的话神级的瓶颈不难突破。

墨:……你就别把自己跟普通人比较了,就算魂像是神级也没几个敢说自己能成神的。

 

14、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您会送?

伊:平时想要什么或看到他会喜欢的就顺手买了,真到送礼物的时候反而发愁。硬说的话家里药一般是我打理,勉强能算吧。

墨:比起送礼物我更倾向于准备一桌好酒好菜,他什么都不缺,也没什么特殊爱好,只能拿吃的来讨好一下了。

伊:恩,他厨艺很不错。

豆:好歹是华夏族嘛~

伊:……你可以跟对比一下。

豆:清不会做饭难道不是你教的问题么,她明明那么擅长制药,没道理不会做饭啊。

伊:问题就是她做的饭总有一股药味儿……我觉得这是天赋问题。

豆:……

 

15、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伊:现在没什么特别想要的,(笑)他不在的时候会想吃他做的菜,都怪他把我嘴养叼了。

墨(笑):我倒是期待他多带点儿药来,出门在外能救急,鬼医的药可是千金难求。

伊:其实伤药是清配的,不过这么好的材料和手艺也是很金贵的,给你用用师父还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多给你你肯定不会只用在自己身上,师父会罚我的。

墨:你师父没什么救人的心思,对医术也不是那么感兴趣,为什么会因为医术出名而不是毒术?

伊:研究毒得先学好解毒,学解毒的同时很多医术相关的东西也就懂了,师父以前跟着父亲闯荡的时候就是作为队伍中的治疗职业,久而久之医术的名声就大了。其实师父做的药大多数跟毒没什么区别,同样的药用在我身上是药,用在别处没准就是毒了。

墨:……

伊:放心,师父给你的是谁都能用的,你拿去救谁都没问题,师父专门给我配一套药是因为我帮她试毒,而且好歹我也是她徒弟,师父一共只给父亲、我和小清配过专门的药,连母亲都没有。

墨:这我就……放心了。

 

16、对对方有哪里不满么?一般是什么事情?

墨:要说不满的话,应该是总是毫无顾忌的受伤吧。

伊:你也知道我是以攻为守以血换血的路子,不擅长防御。

墨(叹气):恩,只是看你总是一身伤太……

伊:……我尽量避免吧,况且我还是很结实的,不碍事。

墨:算了,我也就抱怨下。

 

17、您的毛病是?

伊:一坐马车就犯困

墨:我大概是对小孩子没辙吧。

伊(憋笑):的确。

墨(叹气):没想到他那么会哄小孩。

伊:别忘了清就是我带大的。

墨:看你对徒弟那么严以为你对小孩都这样呢。

伊:徒弟不一样,我小时候师父也是这么教我的。

墨:你师父比较冷淡,但是不像很严厉的样子啊,难道是祂对小孩没办法?

伊(愣):我倒是真的没见师父照顾过小孩,不过师父对我严厉倒不是这个原因,祂对清就比较宽松。师父对我严厉大概是因为我父亲的事,师父愿意养我教导我实在是很大的恩情。

豆:诶诶……没有听说过呢,到底是什么事?

伊:当时族里不接受作为魔族的父亲与作为王储的母亲的关系,毕竟我族是和各个元素之神在同一战线与魔族敌对的,父亲隐瞒自己的种族很难说没有什么目的。母亲表态要与父亲分开,父亲强闯过很多次我族,我族有战士伤在他手下,所以后来母亲与父亲有过一场战斗,那之后父亲重伤归隐木源,师父毕竟与父亲同行多年,自然对母亲和我族不满。不过现在师父与母亲倒是十分要好。

墨:那场战斗很有名,所以大陆上一直流传说你父母不和,但是在我看来你父母关系挺好的吧?而且你是在那之后很久才出生的。

伊:如果父亲真的没有什么目的的话我族也不会对我父母的事多加干涉,顶多让他们不要那么光明正大让元素之神下属国家抓住把柄就是了,但是那个时候父亲没办法证明他没有其他目的,母亲自然不可能因为私情而做出有可能危害家族的决定,父亲又伤了我族成员,因此才有那一战。那一战之后整个大陆都知道他俩不和,误会也渐渐解开,伤员也被我师父治好了,所以我族不再反对,他们就又在一起了。

 

18、对方的毛病是?

豆:啊啊刚才16题伊没回答! 

伊:好吧我补上,不满是我头发一剪短他就爱揉!

墨:我只是觉得他一剪头发看起来就小许多,于是忍不住就……

伊:……

墨(笑):好吧我的错,不过手感的确不错,很软。

豆:没关系,等研之剪了再蹂躏回来~

伊:……说实话我觉得他还是长头发看着顺眼。

墨:虽然我不打算剪不过还是想问为什么?

伊:万一你剪完头发看起来比我还小怎么办?我喜欢年龄比我大的。

豆:……

墨:……

 

19、对方做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您不快?

豆:……话说上个问题你们俩貌似都没答。

伊:这两题不一样?

豆:其实还是有点不一样的,这题你们可以设想一个情景,比如说在你脸上画乌龟。

墨:……

伊:……

豆(望天):总之请大胆想象一下!

墨:……其实我还是比较保守,所以对他一些比较开放的行为会有些……不舒服吧。

伊:比较开放的行为?

墨:比如在魔族的时候。

伊:啊……哦!吃醋啦(笑)?其实那个对魔族来说是正常社交,估计以后很少会有那种场合了,而且我本来就不常去。我就说那次回去后你好似比平时别扭些,还以为是因为不喜欢魔族呢,怎么现在才说出来?

墨:只是觉得你为什么这么做我也明白,没有必要特别提出来。

伊:没事,你吃醋我还是很高兴的。

墨:……

豆:……小伊你……咳,那么你的回答呢?

伊:嗯?

豆:……题目!

伊:啊,有时候他太好心了,会让我有些不理解,不过不快到现在为止好像还真没有,他是真的对我挺好的。

 

20、您做的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

伊:这之前他没跟我讲过,要不是这次我都不知道。

墨:我的确是比较容易同情别人,也多少连累过他,但是实在是不好改。

伊:没关系,我也就是一说,也不是什么麻烦的事。

 

21、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

伊:除了结婚其他都有了。

豆:连戒指也送了呢~

伊(叹气):他这种在外面跟我手都不拉一下的人竟然能干出当众送戒指的事,真的吓我一跳。

豆:哈哈哈,这就是爱嘛! 

 

22、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伊:基本就是一起出任务、喝酒,也没特别去约过会。

豆:喝酒也算啦~

伊:沃森,我们经常去那儿喝酒。

墨:那不算吧,只是和平常一样。

伊:除此之外就没有了。

豆(斜眼看):研之你也不努力一下?

墨:那时他没表态,我也不想给他压力,毕竟他明显倾向于跟女性交往。

豆:我觉得这个“明显”用得很有深意。

伊:……

 

23、那时候俩人的气氛怎样?

伊:我们一向很合拍。

墨:恩,和他出任务喝酒一向很愉快。

 

24、那时进展到何种程度?

墨:……出任务喝酒能怎么进展?

伊:睡一张床?

豆:哦哦哦?

墨:那是惯例……

豆:求解释! 

墨:出任务时为了方便照应三人及以下住一间房,四人以上两人或三人一间。

豆:月影会真是一个滋生JQ的好地方! 

伊:……你想太多了,敢趁机做不该做的事绝对会被打死的,除非是两情相悦只差临门一脚。

豆:咳,严肃地问一下,真的不会出事么?

伊:强迫之类的事基本是不会发生的,带新成员的都是品格有保障的老手,同队任务的话两人实力是差不多的,就算一方是攻击力弱一些的治疗,敢得罪治疗职业的……

豆:懂了,不过既然你特别提出来了,那我还是要追问一下,(坏笑)诶嘿你们是怎么睡的?

墨:他答应之前我没有冒犯过。

伊:恩,在一起之后出任务时也不会乱来。

豆(遗憾):你们就从来没动过手?

伊:我倒是不介意他动手,奈何某人类太矜持,就抱过一次。

墨:额? 

豆(星星眼):嗨呀!

墨:啊……就是那次之后正式确定关系的……那也算?

伊:算吧?

豆:这就是临门一脚啊,啧啧啧有没有后悔没早抱~

墨:……

伊:放弃吧,不是憋狠了他连多看几眼都不好意思。

 

25、经常去的约会地点?

豆:月影会旁边的小树林=v=

 

26、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

豆:其实……我想问你们互通过生日么?

伊:没有。

墨:忘了。

伊:成人礼之后生日就不重要了,都几百岁的人了还过什么生日。

豆:那么如果现在让你们给对方过生日呢?

墨:会做一些他喜欢吃的吧,没考虑过这种事。

伊:哎,做饭好吃真是太省事了,我还得想想。

墨:你不是没什么特别想要的?

伊:拜托,给点惊喜好不?

墨:那我再想想?

伊:恩,你想吧,反正我想好了。

墨:什么?

伊(无辜):说出来就不是惊喜了啊!

墨:……那我也想好了!

豆:你们够了!

 

27、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墨:我,不过在告白之前他就猜到了。

伊:恩,而且连他什么时候告白都猜出来了。

豆:完全没有情趣可言呢= =

 

28、您有多喜欢对方?

伊:我比较难信任别人,所以喜欢他的表现大概是在他面前完全放松吧。

墨:想为他做很多事。

 

29、那么,您爱对方么?

墨:爱。

伊:爱。

 

30、对方说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辙?

伊:不用说什么,他这种大多数时候都扮演可靠的角色的人想要让我觉得没辙只要用渴望的眼神或动作就够了。

墨:他真的下定了决心我劝不动的,他要是撒娇我也没办法。

豆:哦~撒娇。

伊(脸红):我都没有说你撒娇你竟然说出来了!

墨(笑)

豆:哦~

 

31、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伊:只是嫌疑,我会自己弄清楚再说,况且他是个很负责的人,不会有这种事情。

墨:他对责任的在意不比我少,这种事情的确不会发生。至于“嫌疑”,其实经常有的,但是事实证明担心这种事实在是闲的无聊没事干。

伊:喂,我哪里有!

墨(移开视线)

豆:啧啧

 

32、可以原谅对方变心么?

伊:不会,我对他的感情可能亲情多一些,但我的确爱他,所以变心这种背叛的行为我不可能原谅。

墨:只要我们还在一起,不能。

豆:等等,如果不在一起了呢?

墨:从寿命来说我不可能一直和他在一起,到时候让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作为爱人给我一个老头子养老送终我一定会愧疚的,所以如果有哪一天他想提前终结我们的关系去找一个能陪他更久的人我完全可以接受。

伊:想什么呢,说好你下半辈子都是我的,说到做到。

墨(笑):好。

 

33、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么办?

墨:那基本上是出事了,去找他。

伊:恩,他很准时,不过我们的约会一般是一时兴起,一起去,不存在这种问题。

 

34、最喜欢对方身体的那部分?

豆:诶嘿~

伊(突然兴奋):哇哦,身体的话肩膀、胳膊上的肌肉、胸膛、腹肌……

墨(脸红):咳。

豆:诶嘿嘿嘿~

伊:硬要选一个就肩膀吧,脑袋搁在那里很舒服。但肌肉真的很棒啊,我有精灵族血统练不出那种一块一块的,那种硬邦邦的手感很好的!

墨(脸爆红):咳!

豆:偶吼吼~那研之呢?

墨:……

豆:一定要答的!

墨:……

伊:应该是锁骨吧,他比较爱……

墨:下一题!

 

35、对方性感的表情?

墨:表情……

伊:性感难道不是形容身材的么?

豆(望天):其实我觉得性感的表情……不就是那啥时候的那种表情么。还有性感也可以形容腿毛的!

伊:……

墨:……

豆:……当我没说。

伊:……你可以把你前一句当成答案。

豆:……腿毛?

伊:那啥时候的表情,下一题!

 

36、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

伊:他给我戴戒指的时候。

墨:他回应我告白的时候。

 

37、您曾向对方撒过谎吗?您善于撒谎吗?

墨:刚开始相处的时候他说谎连眼睛都不眨的,非常擅长。

伊:讲道理我大多数时候只是模糊处理。

墨:我觉得对别人的思考方向进行错误的引导应该算是高级的撒谎。

伊:那你明明也这样处理过!

墨:不,这件事上你才是前辈。

伊:……

 

38、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伊:靠在一起坐床上看书。

墨:拥抱。

豆:唔,可以解释一下么?

伊:他身上很暖和,这种氛围静静坐着会觉得很舒服。

墨(不好意思):拥抱的时候会有……我的……这种感觉吧,一种离的很近的拥有的感觉。

豆:看不出呢~研之你竟然会有这样的占有欲?

墨(移开视线)

伊(笑):所有人都会有一些的吧。他这方面控制得很好,一般也不会表达得很强烈,我不喜欢控制欲强的恋人,他这种就很合适。

 

39、曾经吵架么?

墨:没有大吵过吧?

伊:恩,细枝末节的事我们都不会很在意,彼此的底线我们也清楚,吵架更多是发泄一下。很多事他都迁就我的。

 

40、都是些什么吵架呢?

伊:大多数是意见不合或者自己心情不好,有一方在安抚基本吵不起来。

墨:恩,他分析利弊的能力很强,下决定时干净利落,所以有时候会让我觉得有些无情,尤其是一些危险的决定,总让我觉得他太不拿自己当回事,但事实上他都有他的考虑,我也就是习惯性地说几句。

 

41、之后如何和好?

墨:想通了就没事了,总有一方是劝的。

伊:恩,他不记仇。

 

42、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

伊:我倒希望真的能做他弟弟。

墨:或者知己也行,下一世还能结识也算很幸运了。

豆:很多人都说想继续做恋人呢,能问一下你们为什么这么选吗?

伊:有他这样一个大哥很可靠啊,恋人这辈子做过了,试试新的。

墨:恩,除了恋人还有很多令人羡慕的关系可以尝试。

豆:……你们平时会玩角色扮演吗?

墨:角色扮演?

豆:好吧,当我没问。

 

43、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

伊:很多,早上一起醒来,他给我做饭,一起看书,其实共处一室的时候基本都能感觉到。

墨:大概是拥抱和亲吻吧。

豆:你们真和谐…这题好多人都说是那种时候呢…

伊(笑):被爱着的感觉是持续的,举手投足都能感受到。

豆:啧啧研之的回答是拥抱和亲吻。

墨:我只是觉得其他很多生活细节都是兄弟间也可以有的,拥抱和亲吻更能体现是爱,或者说我还是喜欢他能跟我再亲昵一些。

伊:……我以为更喜欢接触的是我。

墨:就是因为你更喜欢接触所以我觉得接触的时候更能感受到,毕竟你不喜欢和别人太过亲近。

伊(笑):平常的还不够么?

墨(笑):不,我没那么说。

 

44、您的爱情表现方式是?

伊:如他所说,亲近吧。

墨:我更倾向于照顾他。

 

45、什么时候会让您觉得“已经不爱我了”?

墨:暂时没有过。

伊:恩。

豆:那个“暂时”啧啧。

伊:……

 

46、您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

墨:花我不太了解,不过槭树的果子倒是很适合他,有一种自由的感觉。

伊:忍冬,看起来很舒心。

 

47、俩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情么?

伊:很多,过去的事我们不怎么聊。

墨:恩,我觉得还是有一些私人余地比较好,大多数人不喜欢被看透的感觉。

 

48、您的自卑感来自?

墨:不算是自卑,不过他挺喜欢孩子的,而且他家比较重视血脉,跟我在一起的话这方面多少是个遗憾吧。

伊:……我之前没跟你提过吗?我是不太可能有孩子的。

豆:诶?

墨:……?

伊:血脉越杂越难有后代啊,而且雪族和魔族的血脉相互排斥,我都得靠师父用外力维持体内的平衡,如果有了后代存活的几率实在不高。

墨:……是我多虑了。如果你希望有孩子的话咱们可以去收养一个。

伊:要妖族的!

墨:……虽然我无所谓但是还是想问为什么。

伊:原型高大帅气看起来就很有成就感!

墨:……听你的。

 

49、俩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

伊:公开的,朋友都知道。

墨:恩,不过陌生人应该看不出来,毕竟我们平时不怎么张扬。

豆:其实是研之你害羞吧= =

 

50、您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

墨:我想我会的。

伊:永久太长了,我也不能保证他走后我不被任何人打动,但无论如何他在我心里会永远占很大一部分。

 

=======================================

 

51、请问您是攻方,还是受方?

伊:大部分时候他来。

墨:……

 

52、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

伊:我之前都是跟女性做,第一次的时候我觉得他比我大90多岁,虽然我们都没有跟男性在一起的经验,但他多少会更熟练一些。事实证明我错了。

墨:……

伊:不过第二天的伙食很不错所以就这么决定了(笑)。主要是我没他这么会照顾人,我来的话他比较受罪。

墨:……不至于,还不错。

伊:但做的饭没你好吃。

豆:看来是都来过啊?

墨:……恩,我不介意他多来几次。

 

53、您对现在的状况满意么?

伊:没什么不好。

墨:你真的可以多来几次。你不喜欢失控的感觉,在上面会比较舒服。

伊:早就习惯了。对你负担太大咱俩都难受,我对第二天的饭可是很期待的。

 

54、初次H的地点?

墨:……家。

豆:具体点~

伊:卧室床上……还能怎么具体?

豆:恩……具体到下一题!

 

55、当时的感觉?

伊:……疼。

豆:哈哈哈哈哈哈哈,研之呢?

墨:……我比他好受。

 

56、当时对方的样子?

伊:我第一次在下面,又疼,没睁眼。

墨:……

豆:……也没睁眼?

伊:他亲我的时候准头还是不错的。

墨:……

豆:算了研之当我体谅你一下。

 

57、初夜的早晨您的第一句话是?

墨:起来吃点儿再睡。

伊:……难受。

 

58、每星期H的次数?

伊:不一定,有任务的时候是按月算的,刚开始几天倒是有点过。

墨:……一个月一两次就不少了,我们任务时间长。

豆:啊呀任务中没有过吗?

伊:确定关系后我们的任务都是S级,从接下任务开始就有同行盯着了,更何况还有敌人,那种情况下不会做这种事的。

 

59、觉得最理想的情况下,每周几次?

伊:想要才做,不一定的。

豆:那最多呢?

伊:三次吧。

 

60、那么,是怎样的H呢?

伊:一般节奏不快,他比较温柔。

墨:……

豆:我是不是该考虑一下如何撬开研之的嘴QUQ

伊:这种问题基本没戏……

豆:TUT

 

61、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伊:……可以不答么?

豆:你刚才不是说得很溜么……

伊:我觉得自己的敏感带有身体关系的人知道就好。

豆:好吧……你赢了。

 

62、对方最敏感的地方?

伊:……

豆(幽怨):刚才已经跳了一个了。

墨:……这两个问题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吧?

伊:……男人最敏感的地方不就一个么。

豆:咳,除了那里呢?

伊:……其他还真没什么不一样。

墨:……耳朵?

伊:算是吧,毕竟还是有一点儿精灵血脉的。

豆:幸好我刚才没跳!

伊:……

墨:……

 

63、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

伊(笑):比平时稍微不矜持一点。

墨(叹气):可劲儿撩我。

豆:研之你终于开口了!

墨:……

 

64、坦白的说,您喜欢H么?

伊:喜欢啊,磨合好之后很舒服的。

墨:恩,他很会配合。

豆:这点上你们倒是很坦然呢。

 

65、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

墨:家里。

豆:不会都在床上吧?不说研之,伊你可没那么老实。

伊:浴室、温泉都有过,不过我更喜欢床上。

墨:嗯,其他地方偶尔兴致来了会试试,但是总在那些地方他负担比较大,收拾起来也麻烦。

豆:哎呀~听研之你的意思是比较喜欢“其他地方”?

墨:……我没这么说。

 

66、您想尝试的H地点?

伊:倒是没有什么特别想试试的,一般是看兴致,没特地选过地点。

墨:不过单纯是去的话我倒是很想和他一起去一次万霞峰。

伊(笑):看黎鸟么,你原来还有这种浪漫心思?

墨(无奈):我一直觉得我们之中你是比较破坏气氛的那个。

伊:喂喂喂,哪有?

墨(移开视线):好吧,没有。

伊:喂!

 

67、冲澡是在H前还是H后?

伊:之前肯定要洗,有时候折腾的太累了之后就直接睡了。

墨:之后尽量会清理一下,不然他难受。

伊(笑):嗯,有时候我直接睡了他会抱我去清理。

 

68、H时有什么约定么?

墨:不会,那种时候我不说话。

伊:所以我也没法约定。

豆:那小伊你是会说话的,说些什么呢?

伊:撩他,他还挺爱听我这种时候出声的。

墨:……

 

69、您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么?

墨:我没有。

伊:……

豆:→_→有的话请详细说明哦。

伊:……好吧,170多岁的时候被齐尔达带去情楼试来着,之后就偶尔一起去浪一浪,后来齐尔达跟嫂子好了就不去了,我除了偶尔去收集情报也不太去了,之后我跟莎拉娜在一起也做过几次,这个应该算恋人吧,再然后回鬼医谷就没再做过,遇见他之后也去过几次那种地方,他不爱去我就也没去几次,恩然后就是跟他了。

豆(斜眼看):研之,采访你一下,你现在的感受是?

墨:你不如问我跟他一起去那种地方的感受。

伊:……咱们能快点结束这个引人吃醋的话题么?

豆(斜眼看)你不是喜欢他吃醋么,话说之前的初H之类的问题你都回答的是跟研之的初次吧?

伊:……你又没强调是我的初次,以及我拒绝再答一遍!

豆(斜眼看)

 

70、对於「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这种想法,您是持赞同态度,还是反对呢?

伊:对于想得到对方的心的对象,得不到对方的心就一败涂地了,得到肉体也是没有意义的,并不会产生内心的满足感。

墨(皱眉):如果因此去强迫对方就很差劲了。

 

71、如果对方被暴徒强奸了,您会怎麽做?

墨:……

伊:……

豆:……这个,咳,我懂我懂,不会发生!

 

72、您会在H前觉得不好意思吗?或是之后?

伊:第一次做的时候其实有点,这么长时间早就不会了。

墨:有时候做完了他爱逗我,明知道我,真是……

伊:情趣嘛,正好给你个借口毫无顾忌地继续,嗯?

墨(脸红):别说出来!

伊:嘿嘿嘿~

 

73、如果好朋友对您说「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请…」并要求H,您会?

伊:朋友没遇到过,之前在酒馆酒会宴会之类的地方遇到过陌生人这样约,看对方对不对胃口吧。现在有了伴侣朋友肯定没人来找我,陌生人我也不会答应。

墨:我不是很喜欢一夜情,朋友应该都知道,不会来找我。

 

74、您觉得自己很擅长H吗?

伊:当然。

墨:是的。

豆:……这个坦然的态度猝不及防啊。

伊:这种事情难道有人答不擅长么?

豆:……是哦。

 

75、那麽对方呢?

墨:恩,毕竟有那么多经验。

伊:恩,他现在技术很好。

豆:仿佛感受到了墨的醋意。

伊:……

 

76、在H时您希望对方说的话是?

伊:我觉得他说点什么撩一撩我会很有情趣,稍微不矜持一点的那种。

豆:哦哦哦有具体的么?

伊:现在让我干想我也想不出来啊。

豆:那墨呢?

墨:他说得太多了,已经非常满足了。

 

77、您比较喜欢H时对方的哪种表情?

伊:不矜持的、快忍不住的!

墨:……他闭眼投入的表情。

豆:研之好像终于稍微放开一点了~

墨:长痛不如短痛。

豆:咳,没多少了,继续保持。

 

78、您觉得与恋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吗?

墨:反正他是不可以也可以了,我个人不会,不过也能接受,毕竟年轻气盛去那种地方很正常。

伊:我自己都做了,自然也不会不让别人做。

 

79、您对SM有兴趣吗?

伊:没,我不喜欢被控制。

墨:没。

豆:等等小伊你为什么这么自觉地把自己放在M的位置上?

伊:如果我是S他是M那你会看到他非常刚烈宁死不屈的景象。

豆:……

 

80、如果对方忽然不再索求您的身体了,您会?

伊:没事,我会索求他的。

墨:咳,如果真的是突然没兴趣了并且持续很长时间的话我们大概会先谈谈,然后再做决定。

伊:恩,生理因素有清跟师父在都不是问题。

墨(惊):……伊,答应我真出了这种事别找小清看。

伊:……你不好意思什么,好吧我答应你。

豆:哈哈哈哈哈哈哈!

 

81、您对强奸怎麽看?

墨:跟刚才说的一样,反对。

伊:我个人比较鄙视欺凌弱小的强者。

 

82、H中比较痛苦的事情是?

伊:他太照顾我了,偶尔野蛮点也可以嘛。

墨:你会痛的。他明知道我脸皮薄还总是胡言乱语。

伊:有时候那样才有感觉嘛!

墨:……下一题。

 

83、在迄今为止的H中,最令您觉得兴奋、焦虑的场所是?

墨:每次尝试新场所的时候都会比较……兴奋吧,焦虑是为什么?

伊:……最焦虑的是在鬼医谷做,因为是师父的辖区所以理论上祂能通晓辖区内的一切。

墨:什……你从来没跟我说过!所以说咱们以前的你师父都?

伊:额,这倒不一定,毕竟师父没有看的兴趣,偶尔扫到应该会忽略。

墨:……

伊:……我错了,但是说了你肯定就不做了。

墨:……

伊(坚定):我错了。

 

84、曾有过受方主动诱惑的事情吗?

墨(沉浸在打击中无法自拔)

伊:我基本每次都会,他很少主动诱惑,我倒是想他来诱惑诱惑我。

 

85、那时攻方的表情?

伊:无奈、害羞,他脸皮薄的很。

墨:以后在木源别撩我,撩我也不做。

伊:……你当我没说过。

墨:就这么说定了!

伊:……

 

86、攻方有过强暴的行为吗?

墨:没有。

伊:嗯,他打不过我,而且他还经常害羞,我也没有,这种事很伤感情的,我们一向想做就直说,也没玩过欲迎还拒那套。

 

87、当时受方的反应是?

豆:恩,可以pass了。

 

88、对您来说,「作为H对象」的理想是?

伊:身体柔软抱起来很舒服的女性,技术好一些就再好不过了。

豆:→ →

墨:……他。

伊:你以前不是喜欢女性来着?

墨:那是作为恋爱对象的理想型,没考虑过做爱对象的类型。

伊:……你总得自慰吧。

墨:……自慰不用想象一个对象吧。

伊:……

 

89、现在的对方符合您的理想吗?

墨:符合

伊:虽然完全不是一个类型但是也不错。

 

90、在H中有使用过小道具吗?

墨:没。

伊:有。

豆:哦~?

墨:……什么时候?

伊:我让松明帮我捎点儿润滑膏的那次,他不是捎给咱们好几箱,里面有催情的咱们不小心用了。

墨:……

豆:诶嘿形容一下当时的感觉~你们都中招了?

伊:没,那次我在下面,中招了,也没什么,多做几次就好了。质量还不错,我们偶尔也用。

墨:这算道具?

伊:算吧。

豆:算。

 

91、您的第一次发生在什么时候?

墨:330岁左右。

伊:170多。

 

92、那时的对象是现在的恋人吗?

伊:……你告诉我还要重复多少次。

豆:咳,我自己填。

 

93、您最喜欢被吻到哪裏呢?

伊:喉结,脖子周围。

墨:颈窝。

 

94、您最喜欢亲吻对方哪裏呢?

伊:小腹,他那里比较敏感,吻他他会抖。

墨:……嘴。

豆:露馅儿了吧,说问敏感点的时候你们还害羞,迟早要说出来的~

伊:看在快完了的份儿上给你点儿福利。

墨:……

 

95、H时最能取悦对方的事是?

墨:……猛烈点儿吧。

伊:虽然他害羞但是我觉得他还是挺喜欢听我叫出声的。

墨:……

 

96、H时您会想些什麽呢?

伊:做爱的时候想不了什么,有想法也是模模糊糊的。

墨:恩,一般不会想事情。

 

97、一晚H的次数是?

伊:一两次?

墨:一般是一次。

 

98、H的时候,衣服是您自己脱,还是对方帮忙脱呢?

墨:互相帮忙脱。

伊:他有时候在我洗澡的时候就进来了,然后就不用脱了。

豆:yoooooooooooooo~

墨:……

 

99、对您而言H是?

墨:正常需求。

伊:彻底放松。

 

100、请对恋人说一句话

伊:所以咱们什么时候去看黎鸟?

墨(笑):回去收拾一下直接去。

豆:果然最后一问就是用来撒狗粮的。


评论

热度(1)

©土豆·· | Powered by LOFTER